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禽兽日志
禽兽日志

禽兽日志

一个法国军官的日记;

  在八国联军史料中,几乎各国都有京城追逐东方名媛的记2020-1-14 述,可见这是当时多么热门的话题,联军在北京的日日夜夜,就如同一群饥饿的狼群,那些欧洲军官每日厚颜无耻寻找名媛用来淫乐,然后,相互攀比津津乐道,就我所知,就有十几个名女人被奸,她们有名门之后,大家闺秀,还有皇室贵胄,这些名媛看中名节,和联军军官干那种事,大多迫不得已,但她们会把那些蠢货侍侯的舒舒服服,这便是她们的妙处。

  我认识一位英军上校,叫劳伦德,那家伙长得像公牛,精力旺盛,欲望强烈,一见面就说;达格特!跟我找美丽的房子,劳伦德认为美丽的房子住的都是美丽的女人,我抵御不住诱惑,就跟劳伦德他们去了,我们一群军官,三个法国人,两个英国人,一个俄国人。

  我们巡逻车很快在前门大街找到一处深宅大院,和中国所有高贵的院门一样,左右立着两尊威猛雄伟的石狮,门是红色的,有两个大铜环,粗壮而威仪,柏克上校按照中国式的礼仪敲响了门环,没有人前来开门,我们不免有些失望,是不是这家人也和北京城其他高官一样逃走了,柏克上校毫不客气推门而入,进门后前面是一堵挂满字画的墙,下面摆着巨大的青瓷花盆,拐过去是一处大厅,门开着屋里没人空荡荡的大厅里摆着几把红木交椅,我们几人朝后走去。

  到了后面我们发现进了一幢古老而高大的宅院,是的,那房子真的很古老,象古老的中国一样古老。

  这时我们惊喜地发现了一个女人,她黑色的头发上,斜插着簪儿,髻儿……。

  她白晰的面孔带着一种颓废的种族之气息,显得端庄娴静,有大家风度,没错我们运气不错,她是一个贵族夫人。同时她也看见我们,她脚步慌乱蹒跚着朝里面走去,看样是要躲避我们,因为她穿着一件淡黄色的长裙,她那双装饰着的小脚,步子迈不开,所以走得很慢。

  我们几个人围住了她,虽然她的举止外容有些慌乱,但她好像并不害怕,脸上像有点神秘覆盖其上……我们不可能有语言沟通。况且那个蠢猪似的俄国上尉‘纳科耶夫斯基’已经急不可待的把她搂在怀里,贵族夫人惊叫一声,俄国佬裂开大嘴就堵在贵族夫人的嘴上,贵族夫人呆住了,她不知所措,一动不动的由他摆布……俄国佬把贵族夫人抱起放在桌子上,长着黑毛大手握住了那两只小脚,贵族妇人的两只小脚,还没有俄国佬的手大,他把那双小脚放在怀里金闪闪的铜扣上,我们看着他为她脱下绣着花的小鞋,然后无休无止的拆解缠住她小脚的长布条,我们终于见到这双牙雕似的艺术品……4 S1俄国佬兴奋地裂着嘴,不断地吻着那两件艺术品,且没完没了地抚摸它,我们也挤上去,以一摸为快;我们发现她因为我们抚摸而陶醉,便毫不犹豫地脱去她的长袍和贴身的丝织小衫,贵族夫人像是毫无知觉,任凭我们所为,她白玉一般的身体暴露在我们面前,噢,‘太美了’她不但十指尖尖,白白,而且手臂和腿像牛奶一样白嫩细腻,长条细腰,浑圆的屁股,我们掀开挡在她胸前绣着美丽小花的兜肚,露出白嫩的胸脯,她的乳房有些过大,乳头仍是少女般的粉红色。

  很是惹人喜爱。

  贵族夫人是神秘的,是从无人看过她的裸体,可是我们现在这些穿着军服的人,用不同的方式看着她,双眼露出贪婪的神色。由于色欲萌动脸色绯红,贵族夫人惊恐的眼神从一张脸移到另一张脸,她试图掩饰自己……我们受不了诱惑,产生了抚摸和那种克制不住的情欲,表现出我们洋人固有的轻狂,这人摸一把,那人又捏一把,奇怪的是她的乳头竟然溢出了乳汁,她一定是刚生过小孩,我们更加兴奋了,每人都伸手上去揣摸取乐。

  贵族妇人没有多少推却,也许她也没有力气推却,我们转移了目标,想看看她那神秘的地方,便替她褪下了亵裤,分开她的两腿,细细的观察她的生殖器。

  发现她和洋女人不同,她的下身白白净净,细细的一条缝隙,没有洋女人那些厚重的阴毛。

  我对她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想摸摸她的阴户,却发现一根粗大的手指抢先插进她的阴户里,那是英国中尉的手,我们只好等在那里……2 贵族夫人遭到亵渎,却不敢声张,我们不知她想什么?是怕败坏了名声,还是怕被我们伤害,也许是二者皆有!

  我们轮流抚摸了她的阴户,它太娇嫩了,外面像中国的瓷器一样,细嫩光滑,里面紧凑湿润。它深深吸引着我们,以致让我们爱不释手。

  可恶的满身是毛的俄国中尉粗野的推开了我们,抱起赤裸的贵族夫人,就像抱起了一个婴儿,娇小玲珑的贵族夫人没有丝毫的反抗余地,只是紧闭的眼皮不住地颤动。

  俄国中尉把她抱进了里屋,放到雕花大床上。这是我们看见床里还躺着一个熟睡的小小婴儿,我们知道了,所以这个年轻美貌的夫人没有离开这所大宅,是因为她刚刚做了母亲。

  美丽的贵族夫人被俄国中尉放在床上,她好像非常惧怕,瑟瑟的发抖,眼泪汪汪的用哀求的眼睛看着中尉,粗野的俄国中尉解开了军裤,他的阳具一下跳了出来,又粗又长就像哥萨克使用的弯刀一样向上翘着,俄国佬太雄壮了,我不禁替美丽的贵族夫人担心。

  他压到了娇小的贵族妇人身上,我们看见那个丑恶的东西转眼间便消失在贵族夫人的体内,可爱夫人痛楚扭动着身躯,她那好看的眉毛皱成了一团,她那花瓣似的小嘴发出了呻吟声,说着我们听不懂的话,像是在哀求!……我们也在一眨眼间赤条条地排定了顺序,挤在她的面前……俄国人完事了。第二个上去的劳伦德,他刚要动手动脚,猥亵贵族夫人。贵族夫人的摆手,示意她要起身,英军上校不解的看着她,不知她要干什么,贵族夫人优雅的坐起身来,拿了一块丝帕细心的揩净了下身的污垢,然后慢慢躺平了身子,示意他可以了,贵族夫人的典雅庄重,让粗悍上校受到了感动,此时他也表现出英国绅士的温柔,他显得羞涩,拘谨,亲吻搂抱中轻手轻脚怕弄疼她,对待怀中光滑细弱的身躯,他摩挲赏玩如同对待花一样。在我们着急催促下,上校粗大的阳具进入了她的体内,全没了刚才的斯文相。

  在我们焦急的等待中,他终于交媾完了,将最后一滴精液排净,大汗淋漓下了床。满意地咂了咂嘴说道;真够味,而且还听摆布,像只美丽小白兔一样。

  贵妇人没有起身,她心里清楚这不算完结,还要强打精神接待下一个,一只多毛的大手已急不可耐从她左腋下搂抱过来,按住鼓鼓的乳房,而那只毛乎乎得右手,已伸到了她的胯下,抠的阴户疼疼的,钻心的痛,她轻声的呻吟,不敢喊出声来。这是英军上校的副官,他早已等的不耐烦了。趴到贵族妇人的身上,贵族夫人满足了他的需求,他心满意足地下了床。

  又一个家伙上去了,他俯身吻了吻贵族夫人,贵族夫人红唇如樱,牙齿整齐而雪白,大概他的口臭太重。贵族夫人不由得皱皱鼻子头动了一下,她也太累了,完事后,那个家伙得意的说;我和中国皇帝家的人干过了,太美了!可是值得纪念的!

  令我们惊奇得是她为了床上熟睡得婴儿已全然没有了羞耻感,当轮到我和她性交的时候,她已经显得非常吃力了,我还是把那早已勃起的阳具对准她那胯下密合夹缝插了进去,她嘴里发出了哽咽声,像是很痛楚,虽然如此,那白嫩娇小的身体竟然还会百般应承,做得如此精妙,我一瞬间的感觉竟超过了与往昔所有的女人……我给朋友写信说;我和一个黄皮肤的的美人睡觉了,她是一个皇都官员的后裔,高贵得血统东方的神秘感,她迷人极了,她简直就是天使,一个大洋彼岸的天使……几日后,我始终忘记不了那个皇家贵族夫人的美色,她的娇媚秀色不时浮上我的记忆,我抵御不住她的诱惑,就约了劳伦德,同去再找那个贵族名媛寻欢,很快我们就到了那处大宅,那个大红门紧紧关着,劳伦德上前敲了门上的铁环,一个猥猥琐琐的中国小男人开了门,他一见我们二人吓的瑟瑟发抖,说不出话来,我们没有理他,径直走到后宅,我们知道贵族夫人的卧室。

  贵族夫人在她的卧室里,与她那可爱的小天使在一起,她一见我们,慌忙站起身来,想避往那美丽的屏风后,我上前拉住她,告诉她,用身体安慰‘联军’

  是她们‘皇帝’的心愿。

  我知道她们这些贵族夫人虽然看中名节,和我们联军军官干那种事,虽然迫不得已,但她们总会满足我们,把我侍侯的舒舒服服,这便是她的妙处不知贵族夫人是否听懂我们的说话,但她不在躲避我们,她推开我的手,把怀里的孩子轻轻的放到了床上,体贴的给孩子盖上绣花的小被,这时劳伦德出去了,他并不是回避什么,而是看看还有甚么新的乐趣!

  我看着贵族夫人做好了一切,我知道我们用语言是不能沟通的,只能用行动表示我对她的爱慕之情,便把她拉到我的怀里,她很驯服没有拒绝的表示,我知道她接受了我得爱意,我吻她苍白的脸,吻她颤抖的嘴唇,怀里搂着美丽贵族夫人温热的躯体,我不能自持,便替她脱去衣服,把她放躺在床上,我也脱去衣服,趴到她的身上,进入了她的体内……从始至终她没有说一句话,只是默默承受我对她的侵犯。完事后,她要起身,我示意她不要穿衣服我还要与她做爱,她吃惊的看着我,很不理解我的行为。

  她不知道我们几乎每时每刻都在性饥渴中度过,我们要求有女人陪伴,在我们体内总有无数只虫子在爬,欲望在冲击我们的身体,我们需要发泄,不可想象我们可以离开女人,在我们眼里那些黄色皮肤的中国小男人都是害病的人,很难从他们目光中看到欲望的火焰。都是卑微的低着头,真不明白他们是如何繁衍出一大群同样黄色皮肤的人。

  略歇了一会,我又上了她的身,我那粗长的的阴茎,再次进入她的生殖器,向她证明了我的强壮……奸污完贵族夫人,我惬意的躺在床上回味着那甜美的瞬间……。

  劳伦德进来了,他看见我搂抱着赤裸裸的贵族夫人,淫亵的笑道:“很不错吧!”贵族夫人看见劳伦德那欲火中烧的眼睛,她刚刚生出一点如释重负的心情消散了,羞辱的蜷曲起身体,躲在我的怀里,她抬头望着我,眼睛里流露出祈求怜悯的神色,像是哀求我保护她,粗鲁的劳伦德用力把贵族夫人拉到他的身边,说道:“夫人的脸蛋怪美的,就是绷着脸儿,哈哈,干起来就活了,小嘴哼哼唷唷,我就仿佛听到了‘迷魂曲’能把我送入一个极端快乐的世界……粗壮的劳伦德把夫人紧紧搂在怀里,粗造的大手分开夫人因羞耻并着的两腿,在哪迷人的地方抚摸着,他猛地把手指捅进她的阴道,移动抠挖,贵族夫人因羞耻闭紧了双眼,劳伦德手停下,脸往下靠,恶臭逼近贵族夫人的鼻孔,贵族夫人皱起了鼻子,他开始舔她的脸,吻她的嘴唇,贵族夫人羞红的脸,染上一片更浓的红潮,劳伦德的手指更深的捅进贵族夫人的阴道,他喘了一口粗气,说道:

  “夫人,我们该干了!”

  劳伦德一下把贵妇人推倒,压在她的身上,那根粗大的阳具,猛的进入了贵族夫人的躯体,贵族夫人睁大眼睛,可怜的呻吟着,像是疼痛,劳伦德有节奏的抽动起来,贵族夫人颤颤巍巍的承受着,劳伦德沉溺在无耻兽性发泄中,不一会便处于极度亢奋中,像野兽一般疯狂起来,贵族夫人发出窒息的呻吟声……劳伦德舒适的哼哼着,脸扭歪抽动着,他射精了,挤出最后一滴精液,他筋疲力尽躺倒床上。

  我们的淫欲虽然得到了暂时的满足,我们没有走,因为我们是军官,此时并没有什么军纪可对我们约束,我们与夫人共进了餐,虽然在这个时候,食物很贫乏,但这难不倒我们,劳伦德出去很快弄来了丰盛的食品,我在他出去的时候,看见贵族夫人赤裸裸的身躯,又有了冲动,我有些按捺不住,便向她靠了过去,贵族夫人没有动,我把她的腰抱住了,“你放过我吧。”贵族夫人突然哀求道,我听懂了她这句话,“不行”我告诉她,安慰我们联军军官是她们应该做的,贵族夫人说“你不要叫别人来,我一定陪你睡,你要我怎么做都行,别人来我很害怕。”看见贵族夫人可怜的表情,我心里突然有了怜香惜玉的感觉,便点了点头,贵族夫人感激的说道:“你还要吗?来吧,你再来一次!”她把两腿分开,脸颊泛起了红潮,白皙的皮肤显得发亮。

  我感到她的身体散发着一股热气,像盈盈而出的温泉一般,辐射出诱人的韵味,东方女人简直是魔鬼,虽然她的身体对我来说并不陌生,但以前都是在强暴下屈从的,现在是她自己的意愿,是她主动要求的,我爬到她的身上,进入了她的体内,享受着异性的温柔,果然不相同,我感到她的目光充满情感,异性的情感,我集中心思在她身上寻找乐趣,贵族夫人一反过去的冷漠,表现出东方女人的热情,她默默的顺从,配合我的动作,她的柔情激起了我原始的冲动,我粗暴起来,粗大的阳具在她阴道快速进出着,她呻吟着,这时的呻吟不知是痛苦还是兴奋,我射精了,贵族夫人的脸又一次泛起了红潮,这一次她主动的把羞涩的脸贴在我的胸前……劳伦德回来了,贵族夫人软绵绵的爬起来,她两条腿分外的迟钝了,她穿好了衣裤,默默的洗了手脸,默默的强咽着饭菜。用过餐,贵族夫人默默的坐在床上,对于劳伦德那对贪婪的眼睛,她并不是没有发觉,每当他的目光塞到她的身上,她就把头一低,佯装没有看见,她知道那高大而强壮的躯体还会压到她的身上。

  晚上我们一同上了床,不管贵族夫人愿意不愿意,我们把她放到我们中间,开始轮流奸污她,就这样我们一直胡闹到天亮。

  在我们回兵营前,又分别与她性交了一次,我们对这个纤细柔嫩的身躯承受力感到极其诧异,劳伦德头转向赤裸裸贵族夫人眼睛厚颜无耻眨了眨,贵族夫人可不认为有什么可乐之处,她的头转向一边……。

  回去后劳伦德向同僚渲染了她的美色,此后每天她都要被强奸七至十次。不过,晚上可以得到睡觉的机会,在这些禽兽野蛮摧残之下,三种性病都上了她的身;梅毒,淋病,下疳。也许是因为她的病情严重的原故,他们放过了她。

  后此名媛写道;余周身不着寸缕,众洋毛轮流奸辱,余欲死不能,几不知身在何处,天地晕晕一片,唯下身肿胀难熬,下体污物一滩……!

  连日昼夜无度,洋鬼禽兽最可恨,一日数十人辱我,实在体无完肤………贱身已不足惜,唯有幼儿牵挂,为全娇儿不受洋毛之害,只有含泪承受,婉转承欢,暇时想来,对父母是为不孝,对夫君是为不肖,更无忠贞可言,秀对故旧,愧对恩亲……苍天有眼,灭绝洋毛,洗我中华国耻!

  【完】